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夜色草榴最新地址发布站『www.yscliu.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爱跳广场舞的丈母娘】(1-3)




  微信聊天界面:
  我:「宝贝,十点半了,该睡觉喽。」
  女友:「不睡觉,你得陪我,家里就剩我自己了,我自己害怕睡不着觉。」
  我:「爸妈跟你老弟呢。」
  女友:「爸带着老弟去地里浇地去了,妈到现在还没回家呢。」
  我:「天气预报不是报着这两天有大雨啊,还浇地干嘛啊,等等不行啊?」
  女友:「现在的天气预报有准啊?再说,咱爸那急性子也等不了那雨来,咱
爸说了,求老天爷下雨还不如自己按机子浇完地心里踏实呢。」
  我:「额,好吧,还有你老弟咋个也去了啊?」
  女友:「老爸说老弟身子骨太瘦,得多锻炼,就给拉地里跟着浇地去了。」
  我:「饿,好吧,挺对的,那老妈又去哪了?这点了还不回家?」
  女友:「不知道啊,老妈黑个临走时说今晚要学个新的广场舞,可能在哪练
习了吧。」
  我:「……」
  女友:「反正我不管,我自己在家睡不着觉,你也得陪着我。」
  我:「好吧……」
  我看着我女朋友发来的信息,心里及其的不非,心想我这个丈母娘心还是够
大的,现在正是北方的五月份的中旬,也是小麦收割成熟的季节。
  这几天靠地里庄稼粮食吃饭的农民们,基本上都忙的都脚不沾地,好在现在
生活富足很多了,农收的工具也都开始变得机械化,这让让农民轻松了不少,但
俗话说的好「争秋夺麦」这时候的天气变化无常,上午正在地里收割时艳阳高照,
有可能下午就是呼雷闪电的让人心惊。
  一下雨,农田的地里就会变得泥泞不堪,人下地都深一脚浅一脚,机器就更
是下不了地,所以这时候人们都要先抢着把小麦收回家。
  只有进了自家的仓库,这心才能放的下,收割完了随后就要播种玉米种了,
播完玉米种,还没完,还要经过三至四次的农田灌溉,这个麦收的时节基本也就
过完了。
  又有俗话说的好」风调雨顺「基本上也就是个农民们美好的念想,就如收麦
子的时候老天爷就有可能突然来场大雨,噼里啪啦把人给淋在地里,然而等播完
种需要雨水灌溉的时候,老天爷就可能死活没个动静,而天气预报基本上也是扯
淡,也就听听罢了……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那思想潮流的丈母娘居然还去跳广场舞,真不知
道她是怎么想的,她老头子拼死拼活的忙着过麦,她还有闲心思去学新的广场舞
……
  另一处场景:「啊,啊,快点,快点用力,啊,操我,啊……好爽……用力
啊……」淫靡的声音回荡在屋里面,一个上了年纪的熟妇,赤裸着上半身,一边
肩膀上还挂着黑色蕾丝的乳罩,因为剧烈的运动,胸前的乳房来回的晃悠。
  熟妇双手撑在凌乱不堪的桌子上,餐桌上摆着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碗筷,头
顶的吊扇呼呼的吹着风,也吹不散夏季炎热的气息,更吹不散这满屋的春色。
  「我的亲哥哥啊,我的好外甥,快射啊,操死我了都要,啊……好舒服,好
有力气……「熟妇嘴里边喊着,穿着丝袜的肥硕的臀部有往上翘了翘,似乎想要
插的更深一些,更猛一些。
  在熟妇的身后奋力抽插耸动的是一个面相看上去二十三四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男子个头很高,身高得有180左右,皮肤黝黑,身材健硕。
  「骚姨,骚娘们,骚逼。你特么真骚,真贱……这骚逼真带劲……」年轻男
子嘴里说着下贱的词汇,下体更是用力的抽插,进行着机械的动作。
  「对对,你骚姨姨就喜欢俺亲外甥的的大鸡巴插我,操我,啊,疼,啊,好
舒服……」熟妇也是下贱的迎合着年轻男子的淫秽对话。
  又经过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年轻男子终于到了欲望的最高处,精关不守的
零界点,低吼一声,然后下体狠狠地插进熟妇的阴道里面,不再动弹,身子也缓
缓地趴在熟妇的背脊之上。
  熟妇也满足的呻吟了一声,双手也没了力气支撑,瘫痪的趴在了餐桌上面,
胸前的乳房瞬间挤压的扁平,嘴里发出着无意识的低吟声:」好爽,操的姨姨的
骚逼好爽……「一分钟后,放在桌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是微信来信息的提
示声。
  熟妇这才缓缓地睁开眼,懒散的拿起手机,上面微信弹窗上写道:「妈,你
怎么还不回家啊!你在不回家我可去找你啊!」
  熟妇看完信息,再看时间,已然是快要十一点的时间,顿时一个激灵,这时
候那因为高潮过后,被操的欲仙欲死,性福满足的缥缈直上云天的灵魂又回到自
己的身躯之内。
  「正正,快起来,快起来。时间太晚了,你妹妹找我呢。」熟妇急忙说道。
  这名叫正正的年轻人,不情愿的爬起身来,插在熟妇阴道的已经萎靡的鸡巴
也跟着滑落出来,随之而来的一股浓浓的精液也流了出来,精液的量很大,都有
往下滴的趋势。」三姨,爽死我了,以后你得多来看我啊。「年轻人看了看自己
的鸡巴,又看着已经开始拿卫生纸擦拭下体的的熟妇道。
  「你这小坏蛋,怎么射了这么多,还把三姨的丝袜撕破了,内裤都湿了一片,
哎呀……」熟妇拿着用卫生纸擦着,嘴里埋怨道。
  「嘿嘿,谁让三姨你这么久不来了看我,今晚来一次吧,还穿的这么性感,
这肉色丝袜是不是故意穿给我看的啊?平常三姨穿的可是很土的哟,对了还有这
高跟鞋?」年轻人嘿嘿傻笑,眼里的淫光却不曾消减。
  他看着身前正在穿衣服的熟妇,下体居然有开始有了抬头的迹象。
  熟妇系好胸罩的后带,身下穿着一条肉色的T档丝袜,里面是黑色的内裤,
看款式颜色跟胸罩应该是一套,丝袜的裆部被粗鲁的撕开了一个口子,黑色的内
裤也是水渍涔涔的印湿了一片。
  「你这个小操蛋物,你就知道欺负你三姨,三姨真是白疼你了,每次都粗暴
的对待你姨姨,快,赶紧给我把鞋找过来,我得赶紧回家了。」
  熟妇匆忙的套上衣服,感觉丝袜粘呼呼的有把丝袜跟内裤一股脑脱了下来,
然后直接揉捏成一团,顺手塞进了年轻人的嘴里,道:「给我把内裤洗干净了,
丝袜给我扔到,干净了了以后给我送家里去。」
  年轻人对于熟妇的举动一点也不反感,反而有种变态的欢喜,嘴里塞着沾满
精液的丝袜跟内裤,嘟嘟囔囔道:「好嘞,到时候送去,要是三姨家里没人,我
还得再操好好的操三姨一次,而且还得在你跟三姨夫的床上,操俺着放荡的亲三
姨。」
  熟妇整理好了装着,白了年轻人一眼,「胆越来越肥了。「然后匆匆的走出
了这家院子,出门以后到了大街,脸上瞬间变得淡然无比,完全没了刚在在自己
外甥胯下像个母狗般的贱模样。
  遇到相熟之人,还打招呼问候一声。
  ……
  微信界面:
  我困得俩眼已然睁不开了,这几天忙着帮父亲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也是
累的不轻,我现在已经懒得再打字,直接发语音问道:「老妈还没回来啊!?」
  女友:「给老妈发微信了,老妈说马上就回来了。」
  我:「……好吧,那就等着。」
  又闲扯了几分钟,女友发来信息说:「好了,你解放了,可以去睡觉了,老
妈已经回来了。」
  我直呼万岁,真心困成狗啊:「晚安,宝贝,我爱你,么么哒。」
  女友:「我也爱你,亲爱滴,么么哒,睡觉觉。」
  ……
  另一个环境:女友听到屋外老妈的声音,迎出门来,不满的埋怨道:「你干
嘛去了妈,你不知道回家啊。」
  老妈走过去笑呵呵的摸着自己闺女的头说,:「好闺女,妈妈这不是在你婶
婶家多呆了会吗,学新舞呢,越学越来劲,就忘记点了。」
  女友嘟个嘴,问道:「老爸浇地得几点回来啊。」
  老妈:「十好几亩地呢,得浇到后半夜去了呢。」
  女友:「好吧。」
  老妈:「好了,闺女赶紧去睡觉吧,妈妈去洗个澡,跳舞一身汗,臭死了都。
「女友也是一个精神很大条的女孩,时常大大咧咧的,没个心眼。
  她完全没有发现,老妈走的时候的装着,跟回来后的着装的区别,而且就算
百思所想,她完全不会想到,自己已经四十多岁的母亲,说去学新的广场舞,却
是让自己亲外甥,自己大姨家的小子把逼给操了……
  并且还是内射在了阴道里面……
  她也完全想不到,自己的父亲,辛辛苦苦的为了这个家操劳,起早贪黑,自
己的母亲却做了这乱了道德伦纲的苟且之事!
  单纯的她,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多到,我也没深深陷入与丈母娘的乱伦的歧途之中,而不可自拔……
                第二章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几年前我们村里的人们,基本上能做的此话里的意境,但就是近几年,也就
是这几年!科技的发展速度让人咂舌惊叹。
  国富民强,带来的种种变化显而易见,是好是坏不做评价,但有一点可以肯
定,快速进步的社会,让曾经那份质朴的民心变得有了杂质甚至是升起了恶念
……
  科技产品充斥在人们的四周,但我感觉影响最深的却是那部掌中的手机:
「他,容纳万物学识,却有诲人不倦。」
  孩童没了出去野的戏耍童年,有的是哪玩不尽的手机游戏……
  青年走路不再昂首挺胸,有的是低头刷不完的的手机资讯……
  而上了年纪的那些老一辈人,更是对只有一块屏幕的手机,充满了无比的好
奇心以及想要深入了解的渴望心……
  两年前的一处场景:
  农村的小院里,一棵长了得有数十年之久的老树下面,坐着一对年约四十多
岁的夫妇,在老树下避暑乘凉。
  夫,名为周国强,双鬓有白发,国字脸,脸上皱纹很深,叼着个烟卷,眯着
眼睛,光着膀子,年轻时引以为傲的的腱子肉也变得有些松垮了,肩上搭着个湿
漉漉的白手巾,拿着蒲扇坐在躺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煽动着。
  妇,名为冯彩莲,站在丈夫的躺椅跟前,身材高挑,但年过中旬身材已然是
发福了,臀部肥硕但很翘,眉宇之间能看出这妇人年轻时也应是一个颇有几分姿
色的俏佳人。
  冯彩莲此时手里正拿着一个崭新大屏的智能手机,问:「老头子,咱闺女给
买的这新手机,玩不了啊,还有昨个说的怎么聊微信来着?」
  周国强连眼都没睁,道:「昨个晚上咱闺女不是教你了?」
  「教是教了,但这上了年纪啊,这脑子记不住事啊,都给忘了呀!」
  「那早上闺女临走的时候,你不问她。」
  「闺女早上得赶早班车去城里上班,哪有时间问啊?」
  周国强有些不耐烦,看了一眼还在那鼓捣手机的妻子道:「忘了就不玩呗,
咱那闺女也是,咱都快四五十的人了,还给买个这么先进的手机,家里的小手机
又不说不能用了,买这玩意咱有玩不了,浪费不着的钱。」
  「你懂个啥,你那破手机就接打个电话行,咱闺女买的这手机啊能开视频,
用这微信,一打开就能见着咱闺女人,你不是老说闺女一出去工作就见不着了,
想啊,有了这手机你不就能天天见你闺女了。」
  「见着摸不着,还不是一样。」
  「你个老顽固啊,啥也不懂。」
  冯彩莲用手指头戳了丈夫肩膀一下,转身就走,道:「我去找正正给看看,
让他在教教我怎么用着微信啊。」
  「去吧,去吧,年轻人都会玩,让他教教你去吧。」
  名为正正的年轻人是全名叫陈正,是冯彩莲大姐家的孩子。
  另一场景:
  冯彩莲的亲外甥陈正,因为天热全身脱的就剩个小裤衩,坐在自家的小屋里,
头顶老旧的风扇呼呼的吹着,一口气喝了桌上仅剩的半瓶啤酒后,随后扔到桌子
底下,哪里已经堆积了很多空的啤酒瓶。
  天太热吃不下饭,再有家里也没人给做饭,自己饿的时候就去村小卖部买上
几瓶冰镇啤酒,喝完解暑有管饱,脑袋晕晕乎乎的也得劲,满足的抹了一把嘴,
又拿起旁边的手机,打开微信群,微信群的名称为:熟乱5小视频。
  进入这个群的要求就是,进群后每人必须发五个或者以上的熟女或者乱伦类
型的小视频,不发够就会被踢。
  而陈正就是这个熟女乱伦群的群主,因为刚进来几个新人,陈正见他们半天
没动静,就开始刷屏喊让他们发视频,超过五分钟不发就踢了。
  喊了几遍后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一会就蹭蹭的发出了几个,陈正随手点开
了一个,里面的内容是偷拍的,露脸也是一晃之间,但陈正可是同时管理着好几
个色情群的群主,眼光早已经练得无比毒辣,他能从逼的颜色跟露在外面的皮肤
大致推测出视频里的女人的年龄。
  随手有点开几个,突然来了很高的性趣,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拍摄的很清楚的
视频,看样貌年龄得是50岁以上老熟女,熟女穿着黑色的丝袜,脚踩着亮黑的
高跟鞋,肥硕有些变形的身躯,这种类型的熟女正是陈正及其推崇喜好的造型。
  他及其的喜好熟女,喜欢穿着丝袜高跟鞋的熟女。
  陈正不由自己的脱掉了自己的小裤衩,开始看着视频的进展自己撸了起来,
正在陈正自慰的快感觉到达到性欲的极限顶峰时,自家院里的大铁门突然被人敲
了起来,伴随而来是三姨冯彩莲的声音:」正正,在家吗?」
  随后又听到,大铁门被推开的吱呀声,院大铁门的锁早就坏掉了,只从父亲
死后,母亲改嫁,陈正也就懒得修了,反正家里没啥值钱的家当式。
  陈正被三姨的突然到来,以及听到马上到跟前的脚步声,吓得顿时僵持住了,
而那马上就要随着自己手的节奏,快要喷涌而出的精液仿佛又倒流回去一般,酷
热的天气愣是打了个冷战。
  慌忙回道:「在呢姨,咋啦?」边说边往床上跑,那放着他的裤子。
  冯彩莲走到正屋的小门口,推了推,门被反锁住了,道:「干嘛呢,正正,
这时候还睡觉呢?」
  「啊,是啊,三姨,昨个我上的夜班,这时候也刚醒。」陈正说着也穿好了
裤子,来到门口,拔掉插销,门开。
  冯彩莲看着自己的亲外甥,一副蓬头垢面的邋遢模样,心里一阵心疼。
  这个亲外甥的命从小就苦,他爹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在村里的烧砖的窑上出
事死了,他妈也就是自己的大姐,那时候改嫁给了邻村的一个光棍汉,外甥也跟
了过去了,可这孩子脾气从小就倔,又因为父亲的死打击也太大,整个人的性格
更孤僻了,而且他的母亲做的也并不称职,在那边呆了没半年,自个就又搬回了
曾经的老家,这一呆就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二十三岁。
  小伙子的性格孤僻,但挺能干的,早早辍学,晃荡了一年后,又去了他父亲
之前工作的砖厂上班,从小吃苦卖力气长大,身材长得很高,肌肉也结实,但就
是因为家里的条件,就是说不上个对象。
  冯彩莲想到这个,苦命亲外甥过去的种种,心里就是一阵酸楚,她大姐也是
个狠心的人,刚开始到时经常来这边看看自己的儿子,给做个饭洗洗衣服啥的,
但后来她大姐在那边有生了个儿子以后,这边也就来的少了……
  久而久之,陈正就开始了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生活,身为三姨的冯彩莲曾经也
让陈正去她家住,但倔强孤僻傻外甥,就要守着自家的院,哪也不去,冯彩莲见
外甥这么执拗,也就作罢了。
  「哎……」
  冯彩莲想到这些过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摸了摸,高快有自己一头
的外甥的脸,然后手指头也就顺着脸就划到了陈正的坚实的胸膛之上。
  这一个小举动,却让刚才陈正磨灭的邪火,又燃烧了上来。
  冯彩莲这只是单纯地长辈疼小辈的下意识怜惜动作,却在陈正的心里泛起了
波浪,陈正的个头很高,正好能从上往下,俯视着看到三姨的领口里面的风景。
  夏天穿的都很单薄,冯彩莲感觉自己也上了年纪,也不像以往那么注重保护
隐私什么,现在就是图个凉快,穿的衣服特别薄,领口也特别大,敞开的领口,
正好让陈正很直接的看到了自己里面的乳房。
  冯彩莲嫌天热,也把里面的乳罩脱了下来,虽然乳房有点下垂,但胜在乳房
的丰满又大,胸前两粒乳头,顶着薄薄的衣衫也很是明显。
  陈正本来刚才就在看乱伦的黄色小视屏,现在又突然来了一位熟妇,衣着打
扮甚至跟刚才黄色视频的老女人有所重合,虽然这是自己的亲姨姨。
  之前喝的酒精也在脑子里作祟,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面前的三姨是一个熟
女,一个不折不扣的熟女,样貌与否不重要,喜欢熟女的他,从来不会在乎什么
外貌,他所追求的是年龄,只有年龄!
  脑海中各种邪恶龌龊淫秽不堪的的画面,居然把对方是自己三姨的亲人关系,
给淡化了……
  陈正现在有种冲动,一种想要把眼前的这位熟妇,强行拉近自己的屋里,强
摁在床上,粗暴的扯掉她的衣衫,然后对着她那黝黑的阴道口,狠狠地插进去,
就跟刚才小视屏里面的场景一样,肆无忌惮疯狂的地操着这些上了年纪,却不安
分,反而更加欲求不满的熟妇老女人们!
  陈正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熟女他并不知道。
  可能是第一次看的黄色光盘是熟女系列,所形成了第一次最深的印象与观念。
  自己的性追求的三观在潜移默化下有了改变,尤其是想到自己的母亲在自己
父亲去了还不到一年就改嫁了,还给那边生了个孩子,她心里甚至有种变态的扭
曲,他有时候甚至想要把自己的亲生母亲,按在自己的胯下狠狠的操上一回,他
感觉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报复……
  陈正低头看着从三姨的领口漏出的白皙乳房,大片的旖旎春光,直愣了片刻,
短短失神几秒钟,思绪却万千。
  冯彩莲这时道:「发啥子愣呢,是不是还没睡醒呢?」
  她此时没有发现自己亲外甥的异样,也不可能想到自己的从小看大的亲外甥,
现在心里想的居然是把自己弄上床给强奸了。
  她想的是,我这可怜的孩子,命真苦。
  陈正被三姨的声音惊醒了回来,想到自己的刚才的龌龊想法,忍不住想要给
自己一拳,三姨这些年对自己的照顾很多,时常就把自己喊到她家里吃饭,这么
亲近的一个亲人,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真特么该死。
  「三姨,您快进来坐,外面天这么热,快进来快进来。」说着急忙把三姨应
进了屋里。
  当冯彩莲看到屋里面一片狼藉的时候,心里的怜悯感更足了,也更加坚定了
一定要给这个苦命的外甥找个好媳妇,一个家每个女的给照料个简直不成样。
  但冯彩莲意想不到的是,她要给自己外甥讨的好媳妇,可能就是她自己,她
这个亲姨姨的身体……
  冯彩莲看了周围,说出来的目的:「正正,你教教姨怎么玩着微信啊,你妹
子从城里给买了个新手机,下了个微信,但昨个你妹子教我了,可我脑子啊,睡
了一黑个就给都忘了,你妹子早上也走了,我就找你来教我怎么用。「
  陈正闻言,把手机接了过去,笑道:「三姨啊,这个微信好学的滴很,简单
的不行。」
  说完,陈正坐那就给三姨介绍怎么操作,冯彩莲也坐到陈正的旁边,她唯恐
害怕自己没看到或者没清怎么操作,把自己的身子凑得里外甥更近了。
  陈正的双眼又忍不住往三姨的胸口处瞅,因为靠的近,三姨的乳房也都挤压
到了自己的胳膊上。
  陈正只感觉好软,真的好软。
  自己的下体也跟着有了变化,感觉,好硬,越来越硬。
  这让刚深深自责不该有非分之想的他,脑思维居然又开始边变得龌龊起来,
脑海中开始反复出现哪些乱伦熟女小视屏的画面……
  因为自己的小弟弟的抬头,这样坐着很不舒服,陈正心神不宁的稍微挪了身
子,这时冯彩莲,看见扔在自己旁边,外甥的手机,顺手就拿了起来,因为女儿
也给自己买了这种只有一个大玻璃屏的手机,她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开屏解锁了。
  就开屏键,然后轻轻的一划拉,锁屏开启,然后映入眼帘是刚才陈正急忙出
门忘记退出的小视屏画面……
  「啊……啊……啊……嗯哼……啊!……」解开锁屏后,第一时间从手机里
响起了,淫靡的的极点的呻吟尖叫声……
  冯彩莲看到画面第一时间有些发愣,而手机传来的淫叫声,却是打开陈正最
后心里邪念大门的钥匙……
  冯彩莲从短暂愣神状态清醒的过了,心里想的是怎么把这事过去,却只见自
己的亲外甥!面目狰狞的向自己铺了过来……
  「啊——!」
  一声惊恐刺耳的尖叫!
                第三章
  夜晚的农村很静。
  近今年因为农药的大肆喷洒,连往常年一到夏季就呱呱乱叫的蛤蟆都销声匿
迹了。
  在有两天就是农历十五了,天空高悬的残月也逐渐变得完整了,月光透过窗
户照的屋里有些发亮。
  冯彩莲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她睁着双眼,眼神里的神采很暗淡,甚至是空洞
以及茫然,侧脸直愣愣的看着背对着她已经睡着的丈夫。
  下午发生的事情,让她活了四十五年的人,第一次从心里产生无以复加的愤
怒与痛恨,乃至于最后的恐惧与无措,但她更多是意想不到,不可置信!
  这个下午她的亲外甥居然想要强奸自己,是的!想要强奸自己,自己可是她
的亲姨姨啊!
  从小看着正正的长大,正正小时候的成长,可爱与顽皮到后来父亲去世后的
种种变化,她都看在眼里,也都记在心里,但今天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么一个让
她从小就怜爱的亲外甥,今天居然对她产生了龌龊的想法。
  亲情,道德,伦理,这些世间最基本的人性观念,让冯彩莲使出了她从未有
过的力气。
  此时陈正已经把她的三姨压在了身上,他孔武有力的双手,一只手就攥住了
三姨的两只纤细的小手,牢牢地控制住,另一只手直冲入三姨的衣衫里面,三姨
的乳房很大,乃至于他的一只手都覆盖不了全部。
  陈正此时只感觉手里玩着一个装满水的水袋,柔柔软软的让他爱不释手,他
开始变得更用力揉捏,他喜欢丰满的乳房。
  「正正!你在做什么!」冯彩莲彻底的惊慌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快给我
起来,啊……」
  奋力的挣扎,但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上经常干重活的而且有年轻气盛的外甥。
  亲情,道德,伦理,这些世间最基本的人性观念,让冯彩莲突然使出了她从
未有过的力气,一只手挣脱了出来,然后抬头猛的一口,咬在了外甥肩膀上。
  力道很足,牙齿很硬,钻心的疼痛让陈正痛得猛地起身,就这一瞬间,冯彩
莲也从他的身子下挣脱的逃了出来。
  冯彩莲头发凌乱的跑到屋门口,陈正也痛的直吸凉气,但也就是被三姨的的
这么一咬,让他从狂性的迷乱中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浑身被汗浸湿,额头的汗更是流的不止,瘫痪般躺在床上,然后慢慢的起
身,他现在脑子快要炸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什么了!
  陈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三姨,之前眼神里的淫邪消失的荡然无存,取而代之
的极度的悔恨与羞耻。
  冯彩莲双眼血红的也注视着陈正,这个自己的亲外甥!伸直的手臂指着陈正,
但被气的胳膊直打哆嗦," 你你你……「半天说不上一句话。
  陈正从床上下来,冯彩莲以为他又要行凶,吓得就往后退,想要夺门而出逃
离这个地狱般院落时,只听身后传来扑通一声,双膝跪地的声音。
  冯彩莲回头只见自己的外甥陈正已经长跪在地,哽咽道:「姨啊!对不起,
对不起啊!「边说边磕头,嘴里只有对不起这个词语。
  陈正此时真正的醒悟过来了,无尽的悔恨罪恶感也随之汹涌而来,我,我,
我特么的刚才竟然差点就强奸了自己的亲姨姨。
  冯彩莲这时也方定下心来,看的外甥这样的态度,以往的小时候教训孩子的
的气势又都然而生,毕竟在她眼里陈正一直都是个孩子,不论岁数多大,都是从
小看大的孩子,但她还是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走到自己外甥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打的很狠,抽的手都疼,但还不解气,
捡起旁边的笤帚就有敲了下去,而陈正也不反抗,就在那任由笤帚狠狠打在身上。
  「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傻小子,你你你……我要打死你……」从小性情就
温柔的冯彩莲居然都不知道怎骂他这个禽兽不如的外甥了。
  「姨,对不起,对不起啊姨。」陈正哭的也不成样子,他现在后悔恨不得找
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三姨了,「对不起
姨,对不起姨,原谅我,原谅我,没有下次了,绝对没有下次了,姨,对不起啊
姨!」
  哭会感染的。
  冯彩莲这时也打累了,但还是气的气血攻心,在那颤抖,她也哭了,她现在
也已经组织不起语言了,只有哭,哭她外甥的禽兽行为,也哭她外甥命苦遭遇,
更伤心的是外甥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不知亲情何物的人,连自己都想强奸。
  这时陈正已经爬到了她的脚下,抱着她的大腿,跟一只死狗一样,泣不成声:
「姨,姨,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刚才喝酒了,脑子喝迷糊了,姨,我
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啪……」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声。
  「原谅我,原谅我,三姨啊!你可是看我长得的!原谅我三姨,啊!」
  「啪……」又一巴掌。
  「滚开。」
  冯彩莲最终也狠不下心,撤腿就打算这么走了,她现在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处
理现在的场面了,她只想赶紧逃离这里。
  陈正满身灰尘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三姨的手机摔在的地里,又急忙捡了
起来,奔了出去。
  他挡在三姨的跟前,满脸很七竖八都是泪痕,身上也全是被用笤帚打的痕迹,
扑通一声又跪地上:「姨,别跟我三姨夫说啊,还有我妈,求你了,我错了,再
也不敢了。「说完有磕了个头。
  冯彩莲从他手里夺走手机,心善与血缘关系作用,让她最后还是说了声:
「回屋吧。」
  想起下午发生的种种,她在无比愤怒的同时,心里居然还有一丝别的念想,
这个念想是性是欲。
  借着月光的亮度,冯彩莲看了看自己的乳房,哪里今天被外甥捏的生疼,但
现在想来居然还有种别样的快感,还有差点被外甥用手摸到的阴部,想到这些,
她有感觉浑身居然开始发烫了。
  又想想自己已经跟丈夫已经快十天没有发生关系了,越想心里越火热,下午
发生的事情,变得开始淡化,她现在又开始想要了,想要身体上安慰……
  在愤怒与刺激的怪感中,她突然特别想要,感觉乳房在发涨,阴道也在一缩
一缩的。
  她把手摸到了自己的胸部开始揉捏,心里念头居然开始想,自己都这么老了,
外甥怎么还对自感兴趣?然后一只手又摸到了自己的下面,她惊讶的发现,自己
的内裤居然不知不觉中已经湿了一小片面积。
  她隔着内裤深深的按了下去,「啊……」她不由自己的发出了轻吟,这种感
觉是她从未有过的。
  冯彩莲自己慰籍了一会自己,感觉下面好痒,想让东西插进去,给自己解痒,
她摇了摇身边熟睡的丈夫。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周国强被摇醒,看着老妻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以
为出现了什么事情,赶忙道。
  冯彩莲并接话而是爬起身子来,借着月光直接爬到丈夫的下体部位,熟练的
把丈夫的内裤脱了下去,然后张开自己的小嘴,把还丈夫还是软化的鸡巴填入嘴
里,含着,让舌尖围绕着龟头来回打转。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彼此的敏感都清楚,尤其这几年自己的丈夫每次做的时
候,她都感觉都不怎么坚挺了,软哒哒病怏怏的,而她突然有一次发现,自己给
丈夫口交,会让丈夫的鸡巴变得更硬更坚挺,这也形成了习惯,每次做的时候,
都要先给丈夫口交一会,加加油,提提速。
  周国强先是被妻子举动也弄得一愣,但随之也坦然了,想想夫妻两人已经很
久没有进行过房事了,笑道:「老婆子,想要了啊。」
  「呜呜,嗯嗯……」冯彩莲嘴里用力的含着鸡巴,支支吾吾的的回道。
  周国强并不善言谈,就在舒服的四仰八叉的那躺着,接受着妻子嘴巴对他自
己鸡巴的侍奉,他嘴里时不时的发出舒服的哼唧声。
  冯彩莲给自己的丈夫口交了有几分钟,感觉硬度差不多了以后,干脆利索的
直接脱掉自己的内裤,扶正自己的老公的鸡巴,跨坐在上面,一捅到底。
  感觉到自己之前空虚的阴道,被丈夫的鸡巴一下子塞得满满的,那种瞬间带
来的充实感,让她也呻吟出声。
  然后周国强也随之给力的动了起来。
  「啊……啊……大鸡巴哥哥……啊……好舒服……」冯彩莲呻吟着,自己的
身体也用力跟随上下起伏,她想要被次次都插入最深处的粗暴直接感。
  操了一会,周国强让自己的妻子趴在床上,翘起肥硕的大屁股,换了个后入
的体位,又卯足劲的操了起来。
  周国强他有种异样的感觉,但有不知道哪里不对。
  今天的老妻仿佛跟往常不一样,就拿叫声来说极其的骚浪贱,以往也叫床,
但都是压制着小声呻吟,因为隔壁还有自己的小儿子睡觉呢,但今天不同,她叫
的声音肆无忌惮,而且身躯扭动的及其厉害。
  「小点声,孩子睡觉呢。」周国强忍不住提醒道。
  「啊……啊……嗯哼……啊……好,用力……啊,好,不叫了,不叫了…
…啊……」
  冯彩莲应道,声音也刻意的压制了,她闭着眼睛,高高的翘着屁股,舒服的
享受着丈夫抽插时带来的快感,她此时脑海里居然幻想除了一个画面。
  画面的内容时,正在身后狠狠操自己骚逼的不是丈夫,而是变成了自己亲外
甥——陈正!
  她想到这里,心里有些抵触,但越想越是自己的外甥在操自己,嘴里忍不住
小声呢喃出:正,正在,用力操,啊……
  她的声音很微弱,在身上奋力抽插的丈夫并没有听到。
  「啊……好大……好……嗯哼……好舒服……」冯彩莲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世
界不可自拔,然后就感觉自己的高潮要来了,呻吟出声:「大鸡巴哥哥……操死
我……啊……我要泄了……啊……」
  来得快,去的也快,在抽插的还没五分钟的时候,冯彩莲高潮了。
  冯彩莲泄完后,全身也一阵满足后的痉挛一下,而此时的正在身后耕耘的丈
夫,在猛地插入以后,也跟着直挺挺的插着不再动了,然后冯彩莲就感觉自己的
阴道最深处的子宫处一暖,自己的丈夫也射精了,而且射的量也很大。
  射在里面,射在最深处,现在也不担心会怀孕,结扎的环还在里面呢。
  周国强射完后又耸动了几下,随后缓缓的把鸡巴抽了出来,小股的精液混杂
着自己妻子排出的淫液缓缓流出,而后也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满头大汗。
  冯彩莲也舒服的哼哼着,她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醒来,嘴里夸赞今天丈夫变
的好厉害,把自己一下子就弄高潮了。
  其实不然,周国强的时间跟力度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之前做的时候也是都
这么个时间点,而且冯彩莲多数不会高潮,最后都是靠丈夫用手抠才会高潮,可
今天就抽插了五分钟就高潮了。
  今天为什么会这样超常发挥,其实她的心里作用有很大的原因,那个到现在
变得挥之不去的梦魇,幻想在她身上纵横驰骋的亲外甥……
  冯彩莲越想感觉又想要了,她爬到了丈夫已经彻底软化的鸡巴前,上面布满
了白色的精液,而她居然丝毫不嫌,又张嘴把丈夫的鸡巴含在嘴里:「我还要,
在操我一次!」
  这动作把周国强吓得不轻,连忙道:「媳妇,今晚不了,今晚不了,都这么
晚了,该睡觉了,明天还得做工呢。」
  冯彩莲不死心,有含了一会,发现根本没有要挺起来的迹象,在哪软趴趴的
龟头轻咬了一口,疼的丈夫龇牙咧嘴,而她愤愤不平的走下床去。
  周国强越来越感觉妻子又不正常的地方。
  其实从下午回家后,妻子就变得特别异样,而且经常走神,做晚饭的时候还
差点煲了锅,吃完饭的时候以前都会随便唠唠家常,而今晚就埋头吃饭,但他并
没有多想什么,吃完后彼此就早早休息了。
  「你咋个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周国强问。
  此时的冯彩莲正用,洗脸盆的清洗自己的阴道呢,被丈夫这么一问楞了一下,
随后下午的事情又历历在目无比清晰的映射在脑海里。
  冯彩莲又忍不住一颤,都马上镇定下来,心想,最后外甥也没把自己怎么样,
他还是个孩子,可怜的娃……
  「没啥事啊?好的很,你赶紧睡吧。」她终究还是庇护了她禽兽外甥。
  收拾好后,又都躺回床上,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最近联系人框里,有个新添
加的好友,那是她的外甥陈正……
  而后睡意终究袭来,沉沉的睡去……
  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个她再也不想踏足一步的地方,外甥家。
  而现实越不想去的地方,在梦里她却有回到了了哪家院落,而且双手被绳子
紧紧缠绕,身体也被脱的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而旁边是狰狞可怖的外甥……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夜色草榴』 -- 『www.yscliu.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